早已被认知

 养殖业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23 14:57

日前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月份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CPI同比涨6.4%,创36个月新高,其中猪肉价格上涨57.1%,对CPI涨幅贡献21.4%。紧接着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研究确定促进生猪生产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,以减缓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,防止肉价大起大落。

在人们的记忆中,因为某一种商品价格的大幅波动而导致CPI快速上涨的情况并非没有发生过。同样,所谓“猪周期”,也曾屡屡对市场造成冲击,包括去年的肉价暴跌让人们至今记忆犹新。但是,在短时间内猪肉价格“对CPI涨幅贡献21.4%”,的确是不多见的。按说中国已经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许多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,为何“一头猪”能够“拱伤”我们的宏观经济?为什么在经济发展非常要劲的时候,偏偏遭遇“一头猪”的搅局?

在学术界,关于猪肉价格的变化规律有个说法叫“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”,简称“猪周期”。即猪肉产业发展一再出现的“猪肉价格大涨――母猪存栏量大增――生猪供应量剧增――肉价下跌――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――生猪供应量减少――肉价再次上涨……”规律。当然,这一规律每次发生的原因可能会有不同,比如,今年猪肉价格坐上“过山车”,据分析其原因包括疫情,以及饲料成本上升,人工成本上升,仔猪成本翻倍,等等,因而造成商品猪存栏量下降、散养户退出。

其实,上述道理并没有什么高深之处,俗话说“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走”,中国老百姓养猪少说也有几千年历史,疫情对养猪的影响,成本对肉价影响,是无需多做解释的。即使我们把小农经济形态下的“散户饲养”扩充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“养猪产业链”,考虑到种猪养殖、生猪屠宰、猪肉深加工、饲料加工、养猪科研以及猪肉销售等多个环节,养猪的内在规律还是那么多。

问题是,知道有什么规律只是第一步,重要的是怎样认识那些规律,如何把握那些规律,从了解问题的“此岸”到达解决问题的“彼岸”?如果说过去我们不知道养猪还有个“猪周期”,因而在猪肉价格波动时表现得很被动,那么,当这个“猪周期”连续发生,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扰市场时,我们必须检讨,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连“一头猪”都搞不定?

“猪贵伤民,猪贱伤农。”无论是农民养殖,或者是市场供需,猪肉价格的大起大落涉及的是民生,考验的是宏观调控的能力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